輔仁大學天主教學術研究院

  • 增加字體大小
  • 預設字體大小
  • 減少字體大小
首頁

音樂與宗教儀式

E-mail 列印

 音樂與宗教儀式

輔仁大學天主教學術研究中心博士後研究員  劉鳳娟

假想一下~

一場廟會沒了鑼鼓喧天

一場浴佛大典沒了高聲念佛

一場彌撒沒了讚頌上主的虔誠歌聲

這樣無聲的宗教儀式勢必會讓參與者產生某種程度的「無感」,無感於應該會隨儀式而帶來的宗教慰藉。人類高低起浮不平的情緒藉由宗教尋求寄託,時有所聞;而透過音樂來尋求慰藉,更是俯拾皆是。當宗教儀式與特定音樂類型結合時,那股強大的覆蓋感,著實會在當下讓人有了找到出口的頓悟。

在基督教會初期,禮儀剛開始形成之初,歌曲的產生與成長是配合著當時禮儀的需求。因此,當時的教會音樂完全屬於禮儀聖樂。提到天主教的禮儀音樂(儀式音樂),葛利果聖歌(Gregorian Chant額我略聖歌)最讓人直覺聯想。國內音樂學權威劉岠謂博士曾在寂靜之聲-進入葛利果聖歌的幽微境界這本書的導讀中提到:「葛利果聖歌是一種儀式的歌曲,它與儀式是相輔相生的,因為它具有此種功能,而不屬於純粹的音樂藝術。可是在藝術音樂的領域裡,我們實在找不到另一種音樂能有葛利果聖歌的特異及峭拔的風貌」。

透過宗教儀式與音樂的完美結合,聖樂的產生自始至終完全是以崇敬上主為最終的目的。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頒布的禮儀憲章第六章論聖樂中亦強調:「聖樂與禮儀密切結合,便越神聖,它能發揮祈禱的韻味、或培養和諧的情調,或增加禮儀的莊嚴性」。數世紀以來,天主教的禮儀程序並未有太大的異動,而禮儀音樂發展至文藝復興,基本上已定型。傳統拉丁化的禮儀進行模式,直至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提出彌撒本地化的論述後,在世界各地的天主教禮儀音樂才開始出現不同的面貌。彌撒本地化的目的在於使教友信眾能更融會貫通基督信仰的意義,並生活於其中。台灣天主教教會的禮儀進行,在大約1965年前也是以拉丁文作為官方教會儀式的行祭語文。教會官方也是在梵二大公會議禮儀憲章公佈後,才開始准許並鼓勵各地教會團體使用本地語言來舉行禮儀,台灣天主教禮儀音樂亦才在此時開始出現中文化的音樂。為符應天主教傳統禮儀本地化的進行,中文的禮儀音樂需求大增。

音樂的創作通常是具有其目的性,音樂家個人的作曲目的,可能是情緒的抒發、經濟的需求或其個人特殊的考量。禮儀音樂的創作,亦無例外,主要是為了宗教儀式之所需。雖然彌撒禮儀追求的是聯繫天主與人之間互動的關係,音樂在這過程中僅可視為陪襯角色,絕非主角。但禮儀憲章第六章論聖樂開宗明義便指出:普世教會的音樂傳統,形成了超越其他藝術表現的無價之寶,尤其配合著言語的聖歌,更變成了隆重禮儀的必需組成要素。一語道破『音樂』這個元素在彌撒進行中的超然地位。

天主教在台發展至今已逾一百五十年。從梵二大公會議的禮儀憲章詔告至今,中文彌撒音樂歷經約莫五十多年的辛勤耕耘,每一時期的禮儀音樂作曲家都盡心盡力為禮儀音樂的「本地化」努力,創作出為數不少的禮儀歌曲。然而,針對這些在梵二大公會議後,新創作的中文禮儀歌曲所進行的史料調查彙整,甚至是推行之成效的相關研究卻相對匱乏。音樂已成為不同宗教儀式的內化語言,而儀式與音樂自古至今相輔相生的宗教本質,早已被視為是昇華信仰的潛藏有力工具。當天主教的禮儀音樂被視為是昇華信仰的重要工具時,豈能不正視之,研究之,好為這無形的信仰資產留下時代的標記。